您的当前位置: 警务观察 > 举案说法 > 忏悔录 > 内容

从“湿脚”到“灭顶”—— 姜巨昌忏悔录

WWW.JOBS.CN 2011-05-27 15:48:00 来源:中国工作网 评论:0 大中小

  我接受组织调查后,一些认识我的干部群众感到十分震惊。他们认为贪官大多花天酒地、声色犬马,而我在他们印象中,平时工作勤勤恳恳、生活节俭朴素,但我受贿金额竟高达数百万元。他们不理解:姜巨昌怎么会出那么大的事呢?

  我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蒋王街道(原蒋王镇)四联村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,从小吃过很多苦。从部队转业后,从基层村干部一步步干起。记得我任悦来村党支部书记时,有一次,蒋王镇党委书记来找我谈工作,已经中午12点多钟了,我还全神贯注地在车床上忙,书记在我身旁站了十多分钟,我竟没有发觉。书记动情地对我说:“巨昌,你不能这么辛苦啊……”在我的带领下,悦来村从一个经济薄弱村发展成一个集体经济基础雄厚的村。我到开发区担任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后,仍然是晴天一身汗、雨天一身泥,身先士卒工作在第一线。周围的同志这样评价我:“姜巨昌只要工作起来,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苦、什么是累。”因为工作努力,我曾被评为“扬州市城市建设十大功臣”之一。

  但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:也许是因为从小穷怕了,我特别想钱。记得小时候到外地上中学,父母给5毛钱,而我只用3毛钱;当兵时,部队每月发6块钱,而我只用一块钱。我是一个“今天有8毛明天想1块”的人。穷怕了的心理,使人对钱很珍惜,但也可能萌生可怕的贪欲。特别是当我调入开发区工作后,接触的面广了,遇到的人多了,手中的权力比以前大了,分管的工作与金钱的关联度也高了,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一些小恩小惠的礼遇很普遍。

  我接受组织调查期间,曾讲过一个“雨伞理论”:在一般岗位工作,好比晴天打伞;在热点岗位工作,好比雨天打伞,你能坚持多久?一天、两天,一点、两点……先是裤脚被打湿了,然后渐渐全身都湿了,此时人就麻木了,还防什么呢……一开始,面对“小恩小惠的礼遇”,我曾自欺欺人地认为:这是个普遍情况,你送我也送,你收我也收,属人之常情,却之不恭,况且我也没有帮他们办违反规定的事情。但是,时间一长,毛毛细雨也会淋湿衣服。仅2003年至2009年春节期间,我先后400余次收受90多个单位、企业和个人所送礼金近90万元以及购物卡价值12万多元。此外,我每年节日期间还收受了几十个单位及个人上百条高档香烟、上百瓶高档白酒,仅转卖给个体礼品回收店的500多条烟和500多瓶酒就获利22万多元。

  就这样,我在不知不觉之中浑身都被“淋湿”了。这时候,我已经回不去了,再想干干净净做人已经不可能了。而且更为可怕的是,毛毛细雨后面接踵而至的是倾盆大雨。有的人先是送我一千、两千,然后便送我一万、两万,甚至八万、十万。这时候,我想不收也不可能了。我只好自我安慰:还是先收下,等年后看看再说,万一有风险就立刻退掉,反正不是我跟他们要的。此时,侥幸心理开始占据上风。我的贪婪就这样一步一步延续。

  为什么有这么多“糖衣炮弹”集中向我攻来?因为开发区项目多、资金运作量大、权力高度集中。我主持开发区工作,手中不仅掌握着工程项目的发包权,而且负责工程款等费用的审批。所以说,在这个岗位上,不是我找钱,而是钱找我。把以前收的几千块钱退了,从此以后再也不收了,这怎么可能呢?别人能答应吗?当我觉得可怕想不收时,我已经无法左右自己了……

  贪婪的闸门一旦打开,就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。我收了钱后,还想捞取更多的钱。我对某房屋开发商在施工协调和工程款支付方面给予关照后,还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购买门面房一套,少付款44万多元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标签: 灭顶 姜巨
分享到:
JOBS广告
账号(E-mail) 密码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,JOBS保持中立 您还可以输入1000